法人營業執照公示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全國服務熱線

新聞中心
聯系我們
13159008080
0595-28970993
行業新聞產品
世界下一場大戰會是爭奪水資源嗎?美媒:水在敘利亞就是武器

       美國《洛杉磯時報》網站3月22日發表題為《世界下一場大戰會是爭奪水資源嗎?》的文章,作者為美國大西洋理事會戰略遠見計劃資深研究員彼得·恩格爾肯,編譯如下:


       加利福尼亞目前正在發生的干旱是一個明顯的跡象,表明我們進入了未知的令人不安的領域。在與全球變暖同時出現的所有擔憂中,或許沒有哪個比“水資源戰爭”的假說更引人關注了。


       這種假說就是全球水資源短缺的加劇將導致國與國之間的戰爭。情況可能會是這樣的:由于水對所有人類活動(包括糧食生產)至關重要,沒有一個國家能容許其水資源遭到破壞。因此,在一個水資源供應緊張的世界,各國為保護其水資源會選擇大動干戈!八Y源戰爭”的假說從本質上表達出我們對充滿干旱的未來的深深焦慮。在未來極度缺水的世界,人們將拿起武器相互對戰。


       這個假說喚起人們的警覺,而歷史記錄也表明水資源戰爭有些被夸大——謝天謝地。俄勒岡 州立大學地理學家阿倫·沃爾夫所作的詳盡研究揭露出這樣一個驚人事實:幾千年來國與國之間沒有直接因爭奪水資源而發生過戰爭。實際上,他的團隊的研究結果表明,各國為共享水資源進行合作的情況遠多于他們為水而戰。


       不過,沒有過國家間為水而戰的歷史記錄,并不意味著我們沒有理由擔憂,恰恰相反,有2個非常充分的理由說明我們為什么應努力去了解水資源何以與沖突相交織,從而構建必要的體系,以確保水資源會帶來和平與繁榮,而不是戰爭。

 

       理由之一是,未來不會與過去完全一樣。這是一條不言自明的道理:未來決不會與過去任何時候完全相同。


       多年來,研究地球的科學家們一直在圍繞下面的問題進行辯論,即我們是否應該重新命名我們所處的地質世,我們是否應該去掉“全新世”這個詞,而用“人類世”這 個詞取而代之。正如“人類世”(Anthropocene)這個詞的詞根所表明的,科學家的基本觀點是,人類對地球系統的干預變得如此普遍,以至于我們實際上親手造就了一個新的星球。各種跡象——譬如氣候變化、臭氧耗竭、海水酸化等等,都證明人類干預地球系統已經使這個星球的運轉方式發生了改變。


       淡水也是如此:未來水循環將變得不可預測。譬如,不斷變化的氣候將在更多地方更頻繁地造成更多干旱和洪澇。由于水資源系統變得不那么可靠(譬如,跨國界河流不再沿歷史、季節性模式流淌)各國將承受更大壓力應對這種結果。各國可能開始自行其是,聲稱對別國的水資源擁有權利。沒人能知道這樣的因果鏈條是否會導致 水資源戰爭。


       不過,我們應當對因水發生沖突的可能感到擔憂的第二個理由是,我們用于理解水與沖突的關系框架壓根兒就過于狹隘。國家之間的戰爭涉及水資源的在大范圍的戰爭中只占很小的部分,確實是微乎其微的部分。


       明智的作法是要思考如何使水資源促進和平與穩定,抑或是相反,即導致世界上一些脆弱的國家和地區失去穩定。水對所有人類活動必不可少。當水在數量和質量上不 夠充足時,就會出現不利的結果:人類健康受損,糧食作物不能生長,不能發電等等。在極端情況下,社會開始崩潰,沖突變得不可避免。


       目前敘利亞的悲劇成為一個重要的研究案例,表明一個水資源嚴重緊缺的社會會發生什么情況。在2007年到2010年間,敘利亞經歷了有歷史記錄以來最嚴重的旱災, 其結果是村落毀了,數十萬人離開農村涌入敘利亞城市,而他們在城市里被邊緣化了。2011年“阿拉伯之春”開始時,敘利亞因此成為一個尤為脆弱的社會。這 場旱災的影響,加上長期對巴沙爾政權的不滿為暴力沖突創造了條件。沖突開始后,叛亂組織從那些遭受旱災影響最嚴重的地區招募入伍新兵。此外,自內戰爆發以來,武裝分子將水“武器化”了,意思是把水變成了一種戰爭工具!耙了固m國”一直是最臭名昭著的行兇者,要么放水淹沒一些地區,要么故意攔截河水,以懲罰平民百姓,或繼續從事他們對其他武裝派別的沖突。


       敘利亞的案例可以說明水資源與安全的關系為何一直受華盛頓及世界其他國家外交和安全界的關 注。2012年是一個重要時刻,當時美國政府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進行了一項全球水資源安全評估。這是美國情報界首次進行的這種評估。評估報告稱,全球水資源挑戰“將造成對美國國家安全利益十分重要的一些國家的不穩定”。報告把水資源造成的導致國家失敗的不穩定、水匱乏對糧食生產的不利影響以及恐怖分子可能 將水資源武器化的風險,列為美國決策者關注的事項。報告還認為至少到2022年,國家之間發生水資源戰爭的風險很低。


       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的評估報告激發了美國政府其他部門的相干活動。當時的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是她力推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進行了這項評估)利用這些評估結果呼吁對全球水資源 問題采取更大行動的最顯要的人物。除了其他項目,美國國務院建立了“美國水問題伙伴關系”。這是一個旨在鼓勵美國公共和私人部門圍繞水資源問題采取行動的 非盈利組織。


       不過,迄今美國對待水資源問題的作法仍是一個大雜燴,各種活動很大程度上并不協調一致。盡管美國各種組織(公共的、私人的、非 盈利的和學術的)做了出色的努力,事實上,美國還沒有一個清晰的全球水資源戰略。確立這一戰略的困難部分是理念上的,部分是政治上的,還有其他的一個大問 題(有很多各種各樣的美國組織在從事水資源問題研究)。美國作為世界的領導者,可以從精心設計并實施一個全球水資源戰略中收獲很多,包括提高其在海外的威 信和影響力。然而更重要的是,這樣做將有助于確保水資源發揮它應該發揮的作用,即促進世界偏遠地方一些社會的復蘇、穩定和安寧。


罗顿现金赌城